当前位置:首页 > 医师简介 >
医师,简介

医师简介


 李象复先生在2007年首届全国优秀中医医疗机构表彰大会上获《传承创新奖》 
李象复先生在2007年首届全国优秀中医医疗机构表彰大会上获《传承创新奖》
 


李象复医师与卫生部中医药管理局领导合影

李象复医师与卫生部中医药管理局领导合影

李健医师与父亲李象复先生合影
李健医师与父亲李象复先生合影

 

  李象复:临沂市著名老中医,从事中医事业已六十余载,现已90高龄,其父李景星为清末民初文史学家,自幼家教甚严,幼承家训:有大志者可为国家栋梁,无大志者可教书育人或为良医而救人。遂跟随叔父李玉华(民国时期中医)学习中医,穷其一生研究中医,在长期的临床实践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在治疗某些疑难病、慢性病方面具有独到之处。特别是治疗肾病综合征,已治愈上万例,自创保生丸治疗糖尿病、脑梗塞,特别是治疗糖尿病并发症、脑梗塞后遗症,疗效显著,自创射干汤治疗乳糜尿,发表于《中医杂志》1981年第5期,后被多家医刊转载,并被收录于《中国中医密方大全》。
    李健:主治中医师,煤山中医研究所法人、负责人,山东中医药大学毕业,博览中医典籍,有扎实的基础和理论,从事中医事业已二十余年,深得慈父真传,数年来一直致力于肾病研究,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开发应用祖传秘方,思古而不拟古,特别是对于慢性肾病,肾病综合征,有其独到的见
解。
  治肾病综合征
 肾病综合征,在中医辨证是脾肺肾三脏受病邪侵袭而发病,使脾气散精失调,肺卫不固风邪外袭,以致肃降失调,
影响通调水道而利水,不能运化水湿而发水肿,在治疗上应补中气而健脾以运水湿。调肺卫祛风邪逐皮水通调水道而利水,治应内外分消为原则保肾气而祛邪外出,该病失治日久必有瘀滞要兼用活血化瘀之药使肾气足而藏精止脾精下泄。愚治此病四十余载,治疗病人万例以上。缓解率达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用中药治疗复发率很低。该病在治疗上往往滥投激素或用中药不当,使病情延绵难愈起伏不定,使病人在经济上蒙受严重损失因而因病致贫甚至治疗不当引起肾衰。在患病初期用以上愚调治方剂辨证施治,往往数十日即愈。
  愚在上世纪六十年代研究治疗肾病,治疗效果良好。遵先父遗教为医者必以治病救人为原则,绝不能唯利是图取得社会的赞誉。
  愚在有记载的病例中拣出部分病例叙述于后。
  一、周玉霞时年17岁,罗庄公社人,患肾病年余。经多处治疗病不见轻,近月来浮肿加重,饮食减少。于1972年来我处就诊,查患者少年女性,全身浮肿,眼睑尤甚,不能睁眼视物并有腹水征,脉沉细无力,舌质苔白,蛋白尿(++++)血脂高,并有低蛋白血症,此病系脾肺肾虚,水湿泛滥,治宜健脾理肺滋肾,服药三剂后浮肿大消,治疗三个月病愈,随访至今健康。
  二、患者陈燕燕时年19岁,女性,临沂罗庄镇朱陈村人,于1983年患肾病综合征,患病两年多曾在多处医院治疗,病情时轻时重,迄未痊愈。1985年春,病情加重,全身浮肿,蛋白尿(++++)曾在济南省院治疗,耗资4万多元,未能痊愈,因病致贫,婚事亦退,回临沂后,来我处求治。重患者青年女性全身重度水肿,兼有腹水症,脉缓弱,舌质胖有齿痕,病系脾肺肾,三经受病。因长期服用激素不敢骤停,每日用强的松25mg,为其开中药,以求根治,服药十剂后,浮肿全消,蛋白尿(—)用中药加减治疗服药三个月,激素减停,病痊愈,婚后生二女,随访至今身体非常健壮。
  三、患者倪某,临沂付庄镇人,患肾病一年多,在医院治疗一年多,未能痊愈,后因家庭负债太多,心急之下遂起自杀之念,在医院三楼跳下,因被物一挡未死,致右胫骨骨折,其妻哭,倪某亦后悔莫及,后到我处求治,我先稳定其情绪,对他说,你的病好治,不能犯愁。给予以上等药加减治疗,半年病愈,随访至今并未复发。
  四、患者刘连英,女性,时年十七岁,苍山县兰陵镇后堰头村人,患肾病已两年,曾赴四省治疗,病情越来越重,本来家庭较为富裕,因治病以致家贫如洗,其父买了一根麻绳,对其女说,你早晚得死,别再把你娘拖死,你到桃行里去上吊吧。其母不忍,把她追了回来,又贷了三百元,来到临沂医院过了三天就花光了,在回家到车站等车时,有人看她可怜,叫她来找我治疗并对她说你无钱他也会给你治疗的。来到我所,脉搏缓而弱,舌质淡全身高度水肿,尿少查尿(++++)查血低蛋白血症、高血脂是肾病综合症,日给他用20mg强的松。经我用以上方剂加减调治,十数日后肿全消,继服上方加减治疗以巩固疗效,现他的儿子已上大学。
  五、临沂监狱医院刘西霞患肾病综合症,在临沂医院治疗无效后转到济南省监狱医院,用中西药治疗近一个月,病情不见好转,并出现肾功能不全,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回到临沂后求我治疗,在我用少量激素每日20毫克加中药精心治疗下,不到半年肾功能恢复正常,继服以上方剂以巩固疗效,现身体健康如初。
  六、在用中药治疗二刘后,有人在临沂日报写了一篇文章,标题叫“医术精湛,医德高尚”。报纸后被人带到诸城市,诸城市桃园中学有位张老师的儿子名叫张凡,患肾病久治不愈,后医院告诉张老师,说他儿子病危,张老师见到报纸后带着他的儿子来到临沂求我医治。并向我哭诉他已经四十多岁了,只此一子,他死了我怎么活。我用中药给张凡治疗了半年多,病彻底痊愈,张凡大学毕业后现在北京实业界工作。
  七、  2009年刚过,快要过春节了,我处来了两小患者,一个叫李航,现年十岁,一个叫李伟旗,现年14岁,都是患了肾病综合征。两家在北京邂逅相逢,伙同来临沂就诊的。
      李航是北京市房山区良乡镇史家大胡同16号人,5岁,患肾病,在北京治疗了5年,病未痊愈,尿蛋白时轻时重,从未消失过,近一月来病情加重,全身水肿,并高度腹水,蛋白尿(+++)。我检查时,面黄,脉搏缓弱,舌质淡,身体虚弱,在北京时强的松每日服60mg,来临沂强的松改用甲强龙,隔日服40mg,以中药为主进行治疗,服药七日后,浮肿腹水全消,蛋白尿转阴,病情完全缓解,其母连连叩头,春节过后于农历正月14日返回北京上学。因病人中药不敢骤停,服中药二月后忽患甲流感,发热达40度以上,但病情稳固,劝其停药,其母不敢停,继续服上药加减,现已恢复正常。
  李伟旗,男,14岁,山东省东营市垦利县垦利镇民丰村人,患肾病近一年,曾在东营油田医院治疗,因病辍学,病情越来越重,后到南京治疗,病不见轻,又到北京治疗,病情越来越重,在北京碰见李航的妈妈郭女士,两家结伙到临沂来的。查病儿全身浮肿,精神很差,脉搏细弱,食欲不振,也是服中药七日,浮肿全消,尿蛋白转阴,食欲大增,病情缓解,本打算和李航家一起回家上学,因患流感体温高达40摄氏度以上,病情又有反复,多住十天后回家继续服中药治疗,以巩固疗效,现身体健康如初,经过两年的定期检查,未有变化。